︿
Top

ChatGPT公益私利之定位:科技教父的世紀官司 --Musk強勢回歸告Altman與OpenAI (系列一 AI開發科技巨頭間的恩怨情仇)

瀏覽次數:2487| 歡迎推文: facebook twitter wechat Linked

科技產業資訊室(iKnow) - 陳家駿 發表於 2024年3月12日
facebook twitter wechat twitter

圖、ChatGPT公益私利之定位:科技教父的世紀官司 --Musk強勢回歸告Altman與Open AI
 
ChatGPT自從2022年底發布以來,到2023年3月ChatGPT 4出台席捲全球,所有的人都競相使用這個破壞式創新的革命性工具,一時間夯到不行,連帶的也掀起了「生成式AI」的新紀元,舉凡文字、圖形、影像、聲音、程式碼、影片等,透過可以自動生成。

而在這個大突破之下,開發ChatGPT的新創公司OpenAI,在短短幾年間,蛻變成估值高達800億美元的科技新貴,但在將AI推到頂峰的風光背後,也產生很多爭議,其中一直以智財權糾紛為最,OpenAI被許多人控告著作權侵害。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在2024年閏二月的最後一天,電動車教父Elon Musk,向北加州舊金山地院,控告ChatGPT之父Samuel Altman(另外還有共同創辦人Gregory Brockman、OpenAI及其8家關係企業,以下或統稱被告)違法,兩強相爭終需一戰,這個教父級別的世紀法律大戰,這無疑是所有AI相關訴訟中,最有看頭的一個案例!


本案緣起
眾所周知,Musk在多年以前就參與ChatGPT的早期開發,不但出錢出力,用盡資源來催生這個世紀科技產物!但沒隔幾年,大家從新聞上看到Musk悄然退出團隊,這期間雖然有些報導,對其退出的緣由並不清楚!

直到2023年11月,OpenAI爆出人事改組的震撼彈,也就是Altman被掃地出門,這一消息可說是震驚全球!然而,沒幾天又戲劇性地上演鳳還巢,在微軟的力挺之下,Altman又班師回朝繼續擔任執行長!而再不到百日,Musk就控告Altman和OpenAI違約,以上這一事件串連起來讓人驚覺,當年Musk被迫離開,原來是隱藏了關於生成式AI,在科技人文和經濟發展上,在公益和私利間的角力,其究竟應如何定位的大課題!

本案由於在前二週才提告,被告法律上如何反擊尚不可知,但鑒於Musk要求將OpenAI開發的AI技術開放給公眾,這對AI的發展來說無疑是一個重大的事件,因此筆者擬先從Musk起訴狀中所主張的觀點出發,介紹本案具體的內涵及其可能的影響,讓讀者先睹為快!至於Musk所陳述的事實,將來被告可透過證據開示加以攻防,屆時將繼續在本刊追蹤報導。


 人工通用智慧 (AGI) 的風險 
20世紀的美國經濟,已逐漸從勞動力轉向以知識為基礎,經濟價值越來越由人類智力創造。隨著世紀的發展,另一個典範轉移已經開始:透過AI人工智慧創造價值。由於早期的AI程式,只能在某些各別單獨工作中超越人類,這些程式雖然有用,但本質上都僅是單一技能(如下棋) -- 其智能並非所謂通用的。

回顧從2000年末和2010年初,被稱為AI教父」Geoffrey Hinton開發的「深度學習」演算法,使幾乎在所有AI項目的性能大幅提升,一夕間引發一場革命。這種新的演算法,可用於將語音轉換為文字、在不同語言間進行翻譯以及識別各類圖形影像。深度學習的標誌之一是,演算法的設計,不需要對所需工作掌握相關的大量知識,它們可從訓練例示中學習每項任務,其本質上是自我編程,這意味著它們比IBM Deep Blue等早期系統更具通用性。

隨著深度學習越來越複雜,世界頂尖的AI研究人員,逐漸將目光投向所謂的「通用人工智慧」(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以下稱AGI),其基本概念是共通用途的AI系統 -- 即具有像人類一樣智慧可廣泛執行各種任務。

但Musk卻意識到AGI對人類構成嚴重威脅,他的擔憂與之前英國著名物理學家Stephen Hawking 曾警告AI可能終結人類一樣,而Sun Microsystems創始人Bill Joy也警告「擁有強大的AGI,未來不需要人類」。因此Musk公開呼籲應採取措施,來因應AGI帶來的危險,從停止使用AGI到對實施監管等,但他的呼籲被忽視。Musk認為AGI存在生存威脅之同時,其他人卻將AGI視為利益和權力的來源,競相逐鹿不遺餘力。


Musk對AGI落入錯誤機構手中的行動
2012年Musk認識AI公司DeepMind的聯合創辦人Demis Hassabis,二人討論當今面臨的最大威脅,Hassabis強調AI發展對社會帶來的潛在危險,Musk越來越擔心:AI變得超級聰明、超越人類智慧而對人類構成巨大威脅的潛力。

Musk開始討論AI和DeepMind,例如: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的執行長Larry Page,Musk提到AI的危險,但令Musk驚訝的是,Page對此不關心。2013年,Musk與Page就AI的危險進行激烈交談,Musk警告說,除非制定到位的保障措施,否則「AI可能取代人類,使人類物種變得不重要甚至滅絕」,Page則回答那只是「進化的下一階段」,並認為Musk是個「物種歧視者」(specist) -- 偏向人類而非智能機器,Musk回應:「是的,我支持人類(prohuman)」。

2013年底Musk得知Google計劃收購一個深度學習團隊DeepMind,當時DeepMind是業界最先進的AI公司之一,其最初開發的AlphaZero是一種下棋的演算法,使用「強化學習」(Reinforcement Learning),其程式透過不同版本的軟體與自己對弈來學習下棋 [1]。AlphaZero能24小時內,在西洋棋和日本將棋以及圍棋這三種遊戲中達到超人水準,並都擊敗了世界冠軍程式。

因此Musk擔憂DeepMind的AI技術,落入那些輕率看待AI的人手中,並可能將其設計和功能隱藏於幕後。為了防止這項強大的技術落入Google手中,Musk和PayPal的聯合創始人Luke Nosek試圖籌集資金購買DeepMind,但二人的努力失敗,2014年1月Google收購DeepMind,然而,這並未阻止Musk繼續對AI安全發展和實踐的努力。


對AI霸主Google的反制
Google收購DeepMind後無異如虎添翼,在DeepMind團隊的運作下,Google立即躍居AI國際競爭的頂尖地位,引領風潮不可一世,但Musk對其往後的發展深感不安,他認為像Google這樣封閉的營利性 (for-profit) 公司,如任由其開發AGI,將對人類構成嚴重且有害的危險。而自2014年起,Google在AI核心業務中已遙遙領先群雄,要與其競爭實屬困難,況且Google另已從搜索、電郵和幾乎所有圖書館中的每本書中,收集獨特巨量的數據(得數據者得AI天下),將來要和Google的AGI競爭幾乎不可能,Musk遂決定採取行動。

就探討如何對抗Google以促進AI安全,2015年Musk似乎找到一個人:Sam Altman,可理解其對AI之擔憂、且不希望將第一個AGI落入Google這種公司的手中。當時Altman是一家矽谷新創公司加速器Y Combinator的總裁,在此之前Altman參與過各種新創企業風險投資。


 為確保AI安全草擬致總統信函 
Altman似乎與Musk一樣,對AI構成的威脅抱持同樣擔憂,Altman早在2014年的部落格文章中就表示,如果創造出AGI,將成為有史以來科技的最大發展。2015年2月,Altman表示:超人類機器智慧 (Superhuman Machine Intelligence) 的發展,可能對人類持續存在最大的威脅,並強調「作為人類為了生存和繁衍,我們應對抗它」。事實上,2015年3月初,作為確保AI安全,Altman曾讚揚政府監管手段的重要性。之後Altman聯繫Musk,問他是否有興趣,起草一封致美國政府有關AI的公開信,兩人開始起草。

2015年4月Musk表示:「如果做得好,從長遠來看這可能會加速AI的發展。如果沒有監管機構提供公眾安全,AI很可能造成巨大傷害,之後AI研究會因此被視為對公共安全構成危險而遭禁止」。以上這封公開信後來於2015年10月底發表,有超過1萬人的簽署,除了Musk二人,還包括著名的Hawking和與Steve Jobs共同創立蘋果電腦的Steve Wozniak。


 從「曼哈頓計劃」到OpenAI的成立 
Altman接著在2015年5月底發給Musk一封電郵,表示他一直在思考是否可能阻止人類發展AI,但認為答案幾乎是否定的;而這事如果要發生,似應由Google以外的人來做更好。因此Altman有一個想法:由Y Combinator來啟動一個AI的「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即二戰設計奧本海默製造原子彈計劃名稱),他提議可透過建構某種非營利組織,讓開發之技術歸屬於全人類,Musk則回應:值得一談。

經過進一步溝通後,Altman於2015年6月底,向Musk提出關於新的「AI實驗室」之詳細提案,聯手共同組建一個非營利性的組織,試圖在AGI競賽中迎頭趕上Google,但將與Google完全營利之性質背道而馳。並主張:「我們的使命是創建第一個通用AI,並將其用於個人賦能 -- 即未來發布的版本是最安全的,而安全性應是首要需求」;技術將由該基金會擁有,並用於「造福世界」,他還提出一個治理結構,Musk則回應:「全部同意」。不久後,Altman開始招募人來協助開發,包括找來Gregory Brockman參與。

2015年11月,Brockman透過電郵與Musk聯繫,他告訴Musk:「我們以一個中立的AI研究團體進入該領域,致力尋求廣泛合作,並將以人類為重的方向,而不是為任何特定個人、團體或公司來謀利」,Musk對此感到樂觀,並告訴Brockman他將承諾提供資金。Musk為這個新實驗室取一個名字:「開放AI研究所」(OpenAI Institute)或稱“OpenAI”,三人聯手啟動這個計畫,Musk就員工的薪酬方案提供建議,並分享其留住人才的策略。


Musk在推動OpenAI起步中的角色
Musk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最重要的考量是招募最優秀的人才」,幫助招聘工作是他「全天候的首要任務」,而最優先要聘用的就是首席科學家的職位,Musk等三人都希望時任Google的研究科學家Ilya Sutskever博士擔任這一職務,但Sutskever當時在是否要離開Google並加入團隊猶豫不決,最終還是Musk臨門一腳說服其加入,成為OpenAI的首席科學家。

接下來Musk積極為OpenAI招募人才,Musk發送Brockman和Altman一封電郵,重申「我們需要盡一切努力來吸引頂尖人才……,並需重新審視現有人員的薪酬,那沒問題。我們要麼引進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才,要麼被DeepMind擊敗。無論採取什麼措施來引進人才,我都接受,……如果Deepmind贏了,那對他們一心想要統治世界來說,是個壞消息。」

當Musk告訴Altman和Brockman,要「提更高的報價盡一切努力獲得頂尖人才」時,他是想為這些高報酬提供資金。僅在2016年,Musk就向OpenAI捐贈超過1500萬美元,超過任何其他捐贈者;他提供的資金使OpenAI得以組建一支頂尖人才的團隊;同樣,2017年Musk向OpenAI捐贈近2000萬美元,再次超過任何其他捐贈者。總計從2016年到2020年9月期間,Musk為OpenAI共捐贈超過4400萬美元。


OpenAI《創始協議》的宗旨
Musk與Altman再加上Brockman,三人合意成立新的實驗室:(a) 將是一個為了造福人類而開發AGI的非營利性組織,不是追求股東利益最大化的營利性公司;(b) 將是開源的(open-source),除了安全考量因素平衡抵制 (balancing only countervailing) 外,不會為了商業原因而對其技術進行封閉和保密。三人乃達成一項《創始協議》(Founding Agreement),OpenAI將在與 Google/DeepMind 的AGI競爭中,成為一個重要的制衡作用,目的是造福人類而非為私人公司的股東來營利。

該《創始協議》的宗旨,確認「公司所產生的技術將普惠大眾,尋求開源技術以造福全民,該公司並非為任何人的私人獲利而組織」,其再進而確認,公司的所有財產,都「不可撤銷地致力」(irrevocably dedicated)用於以開源技術造福公眾之目的。基於對《創始協議》的信賴,Musk成為OpenAI創建背後的推動力量,在前幾年提供大部分的資金,並就研究方向提供建議。


《創始協議》註冊之記載內容
2015年12月,Open AI向德拉瓦州提交公司註冊證書,記載《創始協議》的內容:
第三條:本公司是一家非營利性法人,符合美國1986年修訂的《國內稅收法》(Internal Revenue Code of 1986)第501(c)(3)條(或未來任何美國國內稅收法律的規定)為慈善或教育目的而組織。本公司之具體目的,是為與AI相關的技術研究、開發和散佈提供資金,由此產生的技術將使公眾受益,本公司將尋求為公眾福祉之開源碼技術,不是為任何個人的私益而組織……

第五條:本公司的財產,將不可撤銷地專用於第三條中所載之目的,本公司的淨收入或資產的任何部分,永遠不得用於本公司任何董事、高級職員或成員的利益,也不得有利於任何私人。在本公司解散或清算時,於支付或清償所有債務後,公司剩餘的資產,應分配給已根據《國內稅收法》第501(c)(3)條確立其免稅地位專門為慈善、教育和/或宗教目的組織及營運的非營利基金、基金會或公司,或按照未來聯邦稅法的相應條款分發給聯邦政府、州或地方政府,用於公共目的。      

OpenAI於2015年12月,由Musk和Altman為聯合主席,而Brockman為首席技術官。OpenAI是一家非營利的AI研究公司,強調OpenAI之目的在「造福人類」,其研究將「免於財務義務」(free from financial obligation),故其目標是以最有可能造福全人類的方式推進數位智能,而不需要受產生財務回報的限制,正由於公司的研究免於財務義務,因此才可更好地專注於對人類有正面影響的工作。


 營利性質之轉型伊始 -- Altman一再重申《創始協議》 
但不久後產生一些變化,2017年Brockman和其他人建議,擬將OpenAI從非營利組織轉變為營利性公司。經過幾周的溝通後,Musk告訴Altman、Brockman和Sutskever:「要麼你們自己去做,要麼繼續以非營利組織的形式運營OpenAI。除非你們堅定地承諾維持下去,否則我將不再資助OpenAI,還繼續無償提供資金給公司,我就是一個傻瓜,討論到此為止」。Altman則回應Musk他仍然對非營利結構充滿熱情!最後,彼等向Musk表示,仍將繼續維持非營利結構,並將在未來一年致力於籌集資金,支持這家非營利組織。

Musk於2018年2月下旬辭去聯合主席,儘管如此,他仍繼續為OpenAI出力。2018年4月,Altman向Musk發送一份OpenAI的章程草案徵求其意見,該草案將OpenAI的使命描述為確保AGI「造福全人類」,其聲明:「我們承諾利用我們對AGI部署的任何影響力,以確保其用於造福全人類,並避免使用AI或AGI,對人類造成傷害或過度集中權力的用途。我們主要的受託義務(fiduciary duty)是履行對人類的責任,...... 但將始終盡可能努力減少利益衝突......,這可能會損害廣泛的利益。

2019年3月OpenAI宣布創建一家營利性子公司:OpenAI, L.P.,但潛在投資者可在投資條件書 (term sheet) 摘要的開頭看到一項「重要提醒」,指出該營利性實體「目的是為了推動非營利組織OpenAI Inc.,以確保安全的AGI發展並造福全人類。普通合夥人 (general partner) 對這項使命的責任,以及OpenAI章程中提出的原則,優先於任何產生利益的義務」。因此,其已明確建議投資者「明智地將對OpenAI LP的任何投資,視為一種捐贈」。在宣布後Musk告訴Altman,希望他明確表示「其對OpenAI的營利部門中沒有任何財務利益」。


OpenAI轉變中的公司結構
在OpenAI, L.P.(有限合夥企業)宣布後,OpenAI的公司結構變得越來越複雜,Musk盤點OpenAI歷來設立的關係企業(以下本案被告都是在德拉瓦州成立之有限責任公司):
1. OpenAI GP, L.L.C.於2018年9月成立,由非營利組織OpenAI擁有。
2. OpenAI OpCo, LLC於2018年9月成立,其唯一成員是OpenAI Global, LLC。
3. OpenAI, L.P. 於2019年3月成立,由OpenAI創建的一家營利性子公司。
4.OpenAI, L.L.C.於2020年9月成立,唯一成員是OpenAI OpCo, LLC。
5. OpenAI Global, LLC於2022年12月成立,有兩個成員:微軟和OAI Corporation, LLC。
6. OAI Corporation, LLC唯一成員是OpenAI Holdings, LLC。
7. OpenAI Holdings, LLC於2023年3月成立,擁有多個成員,包括OpenAI、Aestas, LLC和個人成員。

據悉,OpenAI透過其普通合夥人OpenAI GP, L.L.C.管理OpenAI, L.P.和OpenAI Global, LLC,根據OpenAI的章程,董事會對股東沒有受託義務;相反,它唯一的受託義務是對人類。而至少OpenAI, L.P.和OpenAI GP LLC,最初是為了促進和資助OpenAI在《創始協議》中設定的非營利使命而建立。(5377字;圖1)

作者資訊:
陳家駿律師  台灣資訊智慧財產權協會理事長  

註解:  

[1] 它從對遊戲的策略一無所知情况下,隨機下棋開始,當軟體的一個版本贏得與另一個版本的比賽時,獲勝程式的內部路徑就會被「強化」,而且這個過程會反覆進行。


參考資料:
Elon Musk v. Altman, OpenAI, et al, CGC-24-612746
OpenAI says Musk only ever contributed $45M, wanted to merge with Tesla or take control. Tech Crunch, 2024/03/06.
Musk's OpenAI lawsuit is 'good advertisement for the benefit of Elon Musk' but may have little legal merit. CNBC, 2024/03/05.
Elon Musk's legal case against OpenAI is hilariously bad. The Verge, 2024/03/02.
Musk v. Altman: Tech Giants Clash in AI Legal Showdown. Trellis.Law Blog, 2024/03/04.
Breach of Fiduciary Duty. Romano Law
Stephen Hawking warn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could end mankind. BBC, 2014/12/02.
U.S. Supreme Court Rules On Fiduciary Responsibilities. PENCHECKS, 2022/03/07.
馬斯克起訴Open AI:只為了錢而非人類大業。中美法律評論(BENDI NEWS),2024/03/05


相關文章:
1. AI與畫家智財訴訟案例系列3:美國畫家告Midjourney生成式AI工具著作侵權案 --原告首戰程序判決吞敗
2. Cooler Master控告銀欣科技、保銳科技及深圳昂湃侵害CPU水冷散熱器相關專利
3. AI與畫家智財訴訟案例系列2:畫家控訴DeviantArt生成式AI著作侵權首輪程序判決被告占上風
4. AI與畫家智財訴訟案例系列1:美國畫家控告Stability生成式AI工具著作侵權之程序判決出爐
5. 蘋果手錶禁售的案例,讓Oura更關注三星智慧戒指是否侵權
6. USITC判定台積電未取得Daedalus Prime訴訟相關專利的授權,雙方和解結束相關訴訟

 
歡迎來粉絲團按讚!
--------------------------------------------------------------------------------------------------------------------------------------------
【聲明】
1.科技產業資訊室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訊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2.著作權所有,非經本網站書面授權同意不得將本文以任何形式修改、複製、儲存、傳播或轉載,本中心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