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p

COVID-19之後全球12大可能變化

瀏覽次數:15504| 歡迎推文: facebook twitter wechat twitter twitter

科技產業資訊室 (iKnow) - May 發表於 2020年4月23日

圖、COVID-19之後全球12大可能變化

COVID-19大流行被形容第三次世界大戰,他將可能對人類造成那些深沉的改變?以下綜合各家媒體專訪全球專家及意見領袖,整理出12種可能的變化。
 
可能變化一:全球化腳步放緩
 
「全球化」導致歐美製造業外流,「COVID-19」疫後導致外企回流母國正在發生。疫情之後,強化國家民族主義。政府採取緊急措施來管理危機,但也不願在危機結束後放棄這些新權力。COVID-19也將加速權力和影響力從西方轉移到東方。相比之下,歐美的反應緩慢而強調自由,反而損害了西方“品牌”的光環。
 
簡而言之,COVID-19將創造一個開放度、繁榮度和自由度三種皆降低的世界,迫使政府、公司和社會加強應對長期的經濟自我孤立的能力。如果,無法保護全球經濟一體化帶來的共同利益,那麼先前所建立的全球經濟治理架構將很快萎縮,繁榮景象將消退。這樣,政治領導人將需要很強大的自律才能維持國際合作,而不是退縮到地緣政治競爭之中。
  
可能變化二:更加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
 
COVID-19大流行不會從根本上改變全球經濟發展方向,只會加速已經開始的變化,就是從以美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轉向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轉變。雖然,外商會重新調整不再將中國視為製造工廠,僅保留供應中國市場的產能,並不會將製造完全撤出中國。目前美國在川普領導下,走向保護主義反而失去全球化中心的地位。

其實,川普正在摸索找尋一條新實用的保護主義,只是尚未成功。目前想在維持美國世界第一之下,保護美國利益,卻又與盟國斤斤計較要各國站在同一陣線打擊中國。這有些前後矛盾。不過,新冠病毒疫情會讓各國家重新認真思考各自與美中關係,與全球各國的關係。「去中國化」還不如規避風險來得實際,一切皆在轉變、變化中.....
 
可能變化三:民主國家將擺脫困境
 
COVID-19大流行最初的反應可能是民族保護主義,但從長遠來看,民主國家將會找到一種新型的實用主義和保護性國際主義。
 
可能變化四:全球製造業供應鏈縮短、在國內製定儲備計劃,利潤較低,但穩定性更高
 
現有全球供應鏈已經在經濟和政治上受到抨擊。COVID-19正在破壞全球製造業的基本原則,公司現在將重新考慮並縮小如今主導生產的多步驟,多國家供應鏈。
 
更多的公司將要求更多了解其供應來源,並將要求效率做為代價。各國政府也將進行干預,迫使企業在國內製定後備和儲備計劃,尤其是關鍵零組件、戰略性行業、國安民生基礎行業等。盈利能力將下降,但供應穩定性將提高。例如:日本直接在紓困方案中編列20億美元的預算補貼日商移出中國,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更建議補貼美國企業從中國撤出、返回美國的所有費用。但美日廠商並非完全撤出中國,而是將最核心及戰略部分移出中國,甚至回流到母國為第一優先。


未來趨勢來看,可能採取部分關鍵供應鏈放在母國境內,同時分散供應鏈風險,將部分分散到多個合作地區、不能只限單一供應來源。

可能變化五:COVID大流行本身就是相互依存
 
當處於疫情初期,首先,冠狀病毒大流行將改變我們在國家內部以及國家之間的政治。社會(甚至是自由主義者)的轉變取決於政府的力量。政府在克服大流行及其經濟影響方面的相對成功,將減少疫情安全問題以及社會內部的兩極分化問題。從目前的經驗來看,獨裁者或民粹主義者並不能更好地應對這種流行病。反而是有能力早日做出反應的成功國家,如韓國和台灣。
 
但大流行本身就是我們相互依存的證明。最後,更明智的選擇,如果COVID-19使我們認識到面臨全球性大問題上進行多邊合作,那麼它將被找到存在價值。
 
可能變化六:美國大國需重新戰略定位
 
美國將不再被視為國際領導者。COVID-19和氣候變化一樣是跨國威脅,僅僅考慮美國對其他國家的力量是不夠的。成功的關鍵還在於與他人一起學習權力的重要性。每個國家都將國家利益放在首位,COVID-19提醒我們必須重新調整戰略以適應新世界。
 
可能變化七:COVID-19創造新贏家
 
一如既往,COVID-19危機下將產生新贏家。每個國家每個人都以新穎而有力的方式經歷著這種疾病的社會壓力。不可避免地,那些憑藉其獨特的政治和經濟制度以及從公共衛生的角度而堅持不懈的國家,將經歷了不同以往的經驗,更具破壞性的壓力之中而中取得成功。
 
無論哪種方式,這場危機都將以我們只能開始想像的方式重新洗牌。COVID-19將繼續壓低經濟活動並加劇國家之間的緊張關係。從長遠來看,這種大流行病可能會大大降低全球經濟的生產能力,尤其是在企業關閉和勞動力受到威脅的情況下。這種錯位的風險對發展中國家和其他經濟脆弱國家的工人影響巨大。反觀,國際體係將承受巨大壓力,導致國家內部和各國家之間的關係不穩定和產生廣泛衝突。
 
可能變化八:全球資本主義一個嶄新的舞台
 
COVID對世界金融和經濟體系的根本產生衝擊,認知到全球供應鏈和分銷網絡極易受到破壞。因此,冠狀病毒大流行不僅將產生長期的經濟影響,而且將帶來更根本的變化。全球化使公司可以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生產,並將產品及時交付市場,從而避免了倉儲成本。擱置超過些時日的庫存被認為是市場失靈。對於全球範圍內進行採購和運輸,供應者必須更細心策劃。
 
公司對即時模式和全球分散的生產持保守態度,可能是全球資本主義進入新階段,就是供應鏈離家更近了,並充滿了多餘的冗餘(redundancies )以防止未來的破壞。這可能會削減公司的短期利潤,但會使整個系統更具彈性。
 
可能變化九:政府將重心轉向內部重建
 
至少會在幾年內,COVID危機導致許多政府將管理重心轉向內部,專注於本國境內發生的事情,而不是關於他們之外發生的事情。鑑於供應鏈的脆弱性,可能將朝著選擇性的自給自足,例如歐盟可能瓦解。對於,吸引移民政策趨緩,政府考慮將資源專用於家庭重建和應對經濟危機,降低了解決區域或全球問題(包括氣候變化)的意願或承諾。隨著國家的軟弱和失敗策略,許多國家將很難恢復。這場危機可能會加劇中美關係的持續惡化和歐盟弱化。從積極面看,看到全球公共衛生治理有所加強。
 
可能變化十:全世界經濟如失速列車「泡沫化」
 
世界各國政府為了防止經濟下滑,都在積極地大量印鈔來救經濟,然而此舉卻可能導致國家債務增加,最終造成經濟陷入長期低增長的狀態,就像日本經歷「消失的20年」。新冠病毒所引發的「國與國之間的隔離」,遠比大家想像的要嚴重,全球經貿秩序的結構性改變速度比預期要快得多,還沉浸在產業回流、鮭魚返鄉、吸引海外人才舊思維的企業與政府,必須升級到下一階段就是得「超前部署」,面對全球既有貿易秩序加速脫鉤的挑戰,擬定新因應對策。
 
可能變化十一:「居家上班上課」「社交距離」造成人類之間更加疏離
 
全球政府採取抗疫措施,居家上班上課及社交距離,避免不必要的肢體接觸,降低感染風險,同時也拉遠了人類互動的溫度。因此,政府需思索新形態治理模式,企業也須調整經營模式,這將加速數位化、自動化、虛實整合的腳步。就像台灣即將成立數位發展部會,以及政府陸續推出的振興紓困方案,宜以推進企業全面數位化程度,從管理面、生產面到服務面。
 
可能變化十二:新冠肺炎世代誕生
 
COVID之後的新世代,如同千禧世代、Z世代,面臨金融危機、找不到工作、背負沉重負債等不友善環境,產生貧富差距更深。這也加重政府承擔責任,因為全球結構崩解造成新世代困境,急需政府端出正確又有力從教育到就業的成套措施。(2128字;圖1)


參考資料:
What will the world be like after coronavirus? Four possible futures. The Conversation, 2020/3/30. 
How the World Will Look After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Foreign Policy, 2020/3/20.
Coronavirus Will Change the World Permanently. Here’s How. Politico, 2020/3/19. 


相關文章:
1. 全球35個國家約17億人「禁足」
2. COVID-19將改變人們使用手機的方式
3. COVID-19大流行加速『行動支付』成為新型態支付模式
4. 對抗COVID-19也牽動15項潛力科技
5.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將改變全球產業供應鏈布局

 
歡迎來粉絲團按讚!
--------------------------------------------------------------------------------------------------------------------------------------------
【聲明】
1. 科技產業資訊室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訊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2. 著作權所有,非經本網站書面授權同意不得將本文以任何形式修改、複製、儲存、傳播或轉載,本中心保留一切法律追訴權利。